爱·珠
美丽、残酷、如一把刀。

【维勇】牧神的午后

深夜60分。



“尤里奥真好看啊,年轻的男孩子滑冰什么的。”

勇利说这句话的时候,电视屏里面的金发男孩刚刚完成一整套动作,先是双手抱胸缓缓弯腰,双腿绷直在冰面上滑出三个漂亮的弧线;紧接着,在一个短促的节拍内快速的完成双臂伸直交叉再打开,挺胸抬头,跃起到空中跳三个圈之后落地的一系列动作。

这套动作幅度大节奏短,已经进入成年组参赛的尤里做下来还是有些喘气。年轻的脸和纤细却有力的身材,在冰面上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的技巧。的确是很好看。


可是维克托当时正在喝加了芥末的味增汤,听到这一句时不由得呛了一下。芥末的刺激通过鼻腔直冲天灵盖。

“勇利以前从来不会称赞我以外的人”

维克托不受理智的,管不住自己内心泛酸的感情。
他这么说了。

“哎?你的师弟也是很棒的哦?维克托难道不开心吗?”

这个人到底怎么想的啊。撩完就跑真刺激是吗。维克托在心里抱怨勇利的呆脑筋。明明是用厄洛斯征服了别人的心,把别人的全部的爱都悄悄偷走。还要摆出一副天真的面孔,推卸付出爱的责任。


说起来,勇利和维克托都有看过《牧神的午后》。在这部芭蕾舞的高【?】潮部分里,舞者们身体紧贴着身体,摩擦着旋转,每一个眼神都能折射出快乐的深渊。白色的裙摆随着动作晃啊晃,紧实的腿套着白色的袜子,张开又合上。台上的舞者和台下的观众共同体会出那一份欢愉。


偶尔维克托也想把这一部分融合进滑冰的编排中。他想让勇利滑出来,最好能双滑,他可以拖着勇利的腰带着他旋转进深渊。

但是不行。那样的意图太明显了,勇利会被吓走。


维克托很少为了什么而烦恼不安,他的目前为止的人生都顺利完美。不必惊慌失措。不必有损自己的姿态。他从来都是从容的优雅的,面对感情也是。女孩子的赞美与迷恋使他陶醉其 中。他不必费心去讨好某个人。

然而可能是这个世界存在某种因果。走过了之前太过于平坦的道路就会在27岁那年摔进一个坑里。

第一次看网络视频时就被勇利迷恋住,冲动的去做了教练,然后再一次被勇利的厄洛斯迷住时,维克托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情感。

那是人类最原始的想要向心上人发出邀请的感情。


他在梦里和勇利一起跳芭蕾舞,他们双手相握,维克托一只胳膊抱住勇利的腰。勇利一只手抚摸维克托的背。他们身体紧紧的贴着,相互对视,在对方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倒影,纠缠的跌落进甘美的深渊。

那个时候勇利并不热烈,但是他能积极的呼应维克托。他轻声念着维克托的名字。饱满的唇间,洁白的牙和湿润度舌头若隐若现。

然后他们接吻,在每一个起舞的时间。他们互相夺取又互相给予。


在破晓时间维克托从深情的浪漫的荒诞的梦境中醒来,挣扎于道德与欲望之间。却在见到勇利的第一眼强迫自己忘掉所有的越界的想法。



勇利只是不小心熟透的苹果。维克托是想要偷尝禁果缺胆怯的蛇。


勇利能感到来自身后的视线越来越热烈。
想要把他剥了皮看看肋骨下的心脏那样的灼热。赤裸而不加掩饰。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情感。


啊,真希望不要是我的胡乱猜测才好啊。

勇利这么想,慢慢的弯下腰,伸直了手臂,指尖从大腿根滑倒脚踝,为了有美感地完成动作,他的臀部高高翘起,腿绷的笔直,脚沿着腿的曲线延伸。这个动作完成的很漂亮。但是后续的动作需要充满了力量弹起上半身,紧接着向后滑一个圆。

在承接动作的一瞬间,勇利没有控制好力度,他向后栽了下去,落在冰面前的几秒,他看见了维克托的眼神。
至此,勇利确定,之前的想法并不是胡乱猜测。

和自己一样,维克托的感情。



勇利感到自己嘴角的肌肉不受控制的上扬。





在最后,舞台上的牧神潘从自己和水神宁芙欢愉的梦境中醒来。他不知那场快乐究竟是梦,抑或是现实。




维克托抱着勇利,心里顿生一种对牧神潘的嘲讽。

宁芙现在就在我怀里。他以后也不会逃出我的怀抱。

评论(7)
热度(359)

© 巴玖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