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45不拆不逆/一织亲妈
【fate】fz帝妃不拆不逆/fz枪哥女友。
【yoi】维勇维
【刀男】神刀组/鹤丸中心
评论已关,谢谢大家。

【维勇】尤里今天也很想烧基佬

勇利其实蛮好看的。
浮现出这个想法时维克多正抱着赤裸的勇利。他借着月光细细打量身下的日本青年,勇利是十分清秀的东方人的长相。维克多属于具有攻击性的魅力,他太闪亮了。而勇利则不一样,他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情况才会被别人细看,比如在床上。比如滑冰时。


于是维克多忍不住给勇利一个温柔的亲吻。然而下半身的动作却越发残暴。维克多其实是卖相温柔的暴君。他需要绝对的主导权,在某些时候勇利甚至不能说出否决的话。

勇利的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情【?】欲一路燃烧到他的大脑。他想哭,想呻【?】吟。但是维克多不允许。



尤里还在旁边的房间睡觉。不可以叫得太大声哦。

维克多在爬上勇利的床上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两人间的关系变得莫名其妙。

是朋友呢?还是教练呢?还是床伴呢?勇利想,最初他只是崇拜维克多而已。四年的差距便是天差地别。第一名与第八名的差距也是。本来也就是单纯的憧憬,后来却变得一团糟。



但是、但是。

勇利不想推开维克多。

尽管维克多拥抱的力气不大,也没有步步紧逼。维克多太狡猾了,他从来不会用强硬的手段。但是没有人能拒绝他。他带着笑,温柔的就像上个世纪的老派绅士,用带着手套的手邀请勇利。即使是深渊又怎么样呢?眼前的维克多是多么的耀眼多么的甜蜜。能得到这样的人,即使有再大的惩罚也无所谓。


维克多停止了接吻。他拉开一小段距离。带着笑意看着勇利轻喘。



“勇利,你觉得要是别人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会不会误解成行业潜规则?”

还在滑冰场上,维克多像对待双滑的女伴一样轻揽着勇利的腰带着勇利滑。这个时候为了美感,维克多需要拖住勇利一部分的身体。勇利听见这句话被吓的失去平衡,直接往维克多跌倒。

他们俩倒在地面上。勇利脸红的不像话,对,这种关系算什么?维克多从来没有说过爱啊喜欢啊什么的。勇利知道自己的感情是满腔的崇拜。为什么会上床呢?谁知道呢?
他慌张的想着是不是该结束关系,挣扎地想从维克多身上爬起来。但是维克多却抱住了勇利。
“哎?维克多?起来吧?”
“再让我抱一会吧,这样你就明白了吧?”

维克多太狡猾了。他从来不说清楚。


不幸经过的尤里看着倒在场地上搂在一起的两个人。心里浮现出四个大字“妈的死gay”并配有中指。


很多年后勇利在比赛中平平夺冠。每当下场时维克多都会拥抱他亲吻他。手上还拿着献给冠军的花束。不少媒体称赞他们关系密切良师益友。每当尤里看到这样的报道都想匿名投稿滑冰界冠军与其教练不为人知的秘密。亦有小部分人怀疑他们关系不寻常。但是始终没有掀起风浪。


“你知道吗?我们国家的主流宗教是什么?”
“嗯…不是基督教吗?”
“不对,是东正教。在东正教里同性恋是违反教会需要受到惩罚下地狱的。”
“啊………”
维克多牵起勇利的手。在他手心里放了一枚小小的,银做的圆圈。“那你愿意陪我下地狱吗?”


忽然间勇利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去爱维克多。

热度(1470)

© 巴玖玖 | Powered by LOFTER